当前位置:章贡新闻网 > 乡镇风情 >

揭秘:鼎盛时期的柔然到底有多强大?_历史

时间:2021-01-12  来源:  作者:admin666  点击量:

   

鼎盛时期的柔然幅员辽阔,是“尽有匈奴故庭,威服西域”,占据着曾经强悍无比的匈奴的核心地带—漠北地区,东起大兴安岭,南临大漠,与北魏对峙,西逾阿尔泰山,占有准噶尔盆地,与天山以南的焉耆接壤,北至今贝加尔湖,雄霸西域,势力一时无两。鼎盛时期的柔然战斗力也是十分强悍,曾经打的北方霸主北魏只能是在与柔然接壤的地区修筑长城,设军镇、置戍卒,以此来防御柔然的袭扰。

北魏立国初期,北魏雄主拓跋珪意欲一统中原,因此其国内的主力悉数调往中原,与后秦、后燕、西秦以及南燕、南凉等中原国家一较高下,无暇北顾。由此,曾经被北魏压制着喘不过气的柔然开始兴起,在部族首领社仑的带领下,柔然击溃敕勒诸部落,尽据鄂尔浑河、土拉河一带水草丰茂的地区,势力益振。再之后,社仑又率部攻破蒙古高原西北的匈奴余部拔也稽,尽并其众。最后,随着北方最强大的敕勒诸部落、拔也稽部落皆被柔然所击溃,一时间因惧怕柔然的兵威,整个蒙古高原和周围诸民族都纷纷归附于柔然。

image.png

402年,柔然首领社仑自称丘豆伐可汗,建立柔然汗国。为了能与北魏相抗衡,社仑大力改革内部制度,将柔然由部落联盟带向了奴隶制阶段,并效仿北魏,立军法,置战阵,大力整顿军队,置统千人之军将和统百人之幢帅,实施严格的奖罚制度,勇猛杀敌者厚赏,临阵脱逃者杀无赦,据《魏书·蠕蠕传》载:社仑“始立军法:千人为军,军置将一人,百人为幢,幢置帅一人;先登者赐以虏获,退懦者以石击首杀之,或临时捶挞。无文记,将帅以羊屎粗计兵数,后颇知刻木为记”。一时间,在社仑的带领下,柔然走向鼎盛,其所率之骑兵是威镇整个北方,连北魏都不敢触及锋芒。

从社仑、斛律至大檀,在这二十余年间,柔然汗国为与北魏争夺北方的绝对控制权,发生了大大小小二十余场战争,与北魏是势均力敌。当然,以柔然这等实力,虽然能让它称霸西域,但却不能撼动北魏这等中原霸主,所以为了能够抗衡北魏,斛律、大檀等柔然统治者,皆是奉行远交近攻的国策,对北魏实行绝对的战争政策,而对与北魏有间隙的,诸如后秦、北燕、北凉、刘宋等国,则实行联盟政策,利用他们来围攻北魏。

但是,毕竟柔然对于北魏而言,它只是一个较强大的部落,它虽能对北魏造成威胁,可这威胁却不是致命的,当时,因争霸中原的需要,北魏并未花大力气去对付柔然,对其多是实施“以守代攻”的决策。429年,随着北魏逐渐走向鼎盛,并占据了中原大部分地区,周边北燕、北凉等国再也对其起不到多大的威胁时,北魏终于是将目光投向了柔然国,这一年,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率军分两路进攻柔然,柔然大败,其汗王大檀率部西走,柔然“国落四散,窜伏山谷,畜产布野,无人收视”。战后,拓跋焘率军追击,“凡所俘虏及获畜产车庐,弥漫山泽,盖数百万”,经此一役,柔然由盛转衰。

image.png

此后,因北魏的衰落与分裂,柔然在阿那瓌走向了短暂的复兴。依靠着北魏此起彼伏的内乱,阿那瓌趁乱占据了漠北、漠南之地,并击败了高车国,占据其大部分地盘,一时间,柔然是“部落既和,士马稍盛”,恢复了往日的一丝荣耀。再后来,北魏分裂成东西两魏,两国为了消灭对方,对阿那瓌都是极尽拉拢,而阿那瓌也乐于此,是两不得罪,安心的发展本国势力,并重用汉官,学习中原先进的文化和知识,由此柔然是越发兴旺。

但是,好久不长,因突厥部的突然壮大,柔然陷入了亡国的境地。552年,突厥部首领伊利可汗求婚于阿那瓌,被阿那瓌拒绝,恼羞成怒的伊利可汗遂联合高车国,攻打柔然,阿那瓌不敌自杀。此后,一度复兴的柔然分裂成三部分,一部分在柔然王室庵罗辰等的带领下依附北齐,而留在漠北的分裂东西两部分,各尊其主,东部柔然奉铁伐为主,西部柔然奉邓叔子为主。

可是,不久,东部柔然被突厥再次击败,依附北齐,被北齐连同先前归降的庵罗辰一起安置在马邑川一带。而后,在553年,庵罗辰率东部柔然叛齐,意图逃回漠北,在北齐的追击下,东部柔然近乎全军覆没,自此不存。555年,仅存的西部柔然又被突厥木杆可汗俟斤击败,邓叔子领余众数千依附西魏。初 ,西魏倒很是善待邓叔子,是“给前后部羽葆鼓吹,赐杂彩六千段”,但是不久在突厥的威胁下,西魏实力不济,只得是将邓叔子及其余部交由突厥,而后其被突厥惨杀之于长安青门外,近乎灭族。

最后,分散在其他地区的柔然余众,怕被突厥报复,多数余众选择西迁,此后行踪不明(有学者认为拜占庭历史上的阿瓦尔人,就西迁的柔然人),少数的柔然人选择留在漠北,隐姓埋名,并最终逐渐融合在突厥、契丹部落之中。自此,曾经盛极一时的柔然彻底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不复存在。

最新动态 >>